二维码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PC/BPA 行业立场

美国化学理事会关于SCENIHR报告的信息通报

发布日期:2020-05-27 09:11    来源:未知    浏览次数:112

小  结
  聚碳酸酯塑料由双酚A合成。由于具有透明、耐冲击和耐受灭菌条件的能力,聚碳酸酯在医疗应用中得到高度评价。2015年,欧洲新兴及新鉴定健康风险科学委员会(SCENIHR)发布关于BPA在医疗器械中应用安全性的报告。
SCENIHR发现通过医疗应用的BPA暴露水平低——通常处于消费者通过膳食摄入的低暴露水平范围之内。同时,SCENIHR还发现,通过大多数医疗应用的BPA暴露仅发生在有限的时间段内。
  对于各类医疗器械应用,SCENIHR发现BPA暴露的风险可忽略。这些应用包括牙科材料、外部接触设备、植入体和儿童及成人长时间的外科手术使用的医疗器械。对于个别其它场景,SCENIHR认为可能存在不良影响的风险,但即便如此,这些应用也存在安全边际。该结论主要基于采用其它材料制成的医疗器械的暴露数据,并不直接适用于聚碳酸酯制成的医疗器械。虽然SCENIHR未认定聚碳酸酯制成的医疗器械具有风险,但还需要更多的暴露数据来有力地支持聚碳酸酯在这些应用中的安全性。对于BPA的替代品,SCENIHR指出:任何可能的替代均需考虑替代物治疗效果和毒理学特征。但SCENIHR同时也指出,由于目前可能的替代品的信息不充足,尚无法对其进行分析。

关于BPA

  BPA是合成聚碳酸酯和环氧树脂的必要原料。由于具有透明和耐冲击的特性,聚碳酸酯在包括医疗器械(如导管、透析器、血氧合器、注射器、吸入器及其它许多应用)的许多产品中用作关键部件。2015年2月,SCENIHR发布报告“关于BPA在医疗器械应用安全性的意见”。本通报描述了报告的编写原因、重要结果,以及该报告关于聚碳酸酯在医疗器械应用的安全性的结论。

1.  问:报告中针对BPA在医疗器械领域的安全性是怎么说的?

答:SCENIHR主要的发现在于:通过医疗应用的BPA暴露水平低—通常处于消费者通过膳食摄入的低暴露水平范围之内。同时,SCENIHR还发现,通过大多数医疗应用的BPA暴露仅发生在有限的时间段内,而相比之下,膳食暴露则可能贯穿整个生命周期。如下对不同的暴露场景的重要结果进行了总结。SCENIHR发现:对于各类医疗器械应用,BPA暴露的风险可忽略。
­    牙科材料的使用(如:密封剂和复合材料)和正畸应用(如聚碳酸酯支架)可能会产生经口BPA暴露。正如SCENIHR作出的结论:“通过使用牙科材料的长期BPA暴露远低于刚推导出的4μg/kg 体重每天的t-TDI值,因而与BPA暴露相关的人体健康风险可忽略。”
­    导管、套管针、腹腔镜、内窥镜、乳腺泵、配制眼镜和镜片等医疗器械的使用过程中可能会产生外部接触。通过此类应用的BPA估计暴露量极低,安全边际值高达6000到75000。
­    植入体(如聚碳酸酯制成的瓣膜、起搏器和胰岛素分配器)可能产生BPA的短期和长期暴露。此类应用的安全边际值在500-15000之间[[1]]。
­    长时间的外科手术中医疗器械的应用可能会产生短期的BPA暴露。对儿童和成人来说,该应用的安全边际在50-100之间。
对于如下应用,SCENIHR作出结论:“当BPA经非经口暴露途径直接成为系统性暴露时,可能会存在BPA不良影响的风险。”,但是,即便是这些应用也具有一定的安全边际。
­    透析应用可能会产生长期BPA暴露。基于有限的数据,计算的暴安全边际为105。
­    婴儿长时间外科手术中,可能通过医疗器械产生BPA的短期暴露。安全边际值估计为10。
­    新生儿重症监护室中各种来源的BPA可能产生BPA的长时间暴露,其安全边际值估计为2。
重要的是,SCENIHR声明:“医疗器械带来的好处和收益也应当考虑进来,如早产儿的存活常依赖于相应的医疗器械的应用。”


2.  问:SCENIHR报告的结果是否意味着聚碳酸酯应用于透析不安全?

答:不是。SCENIHR是基于针对各类透析器(只有一些由聚碳酸酯制成)BPA释放的实验室研究报道的最大值得出的结论。聚碳酸酯虽常用于制作透析器外壳,但透析器外壳并非总由聚碳酸酯制成。聚砜树脂同样也由BPA合成,常用于制作透析器的透析膜。
  报道最高BPA释放值来源的透析器并非有聚碳酸酯制成。该结果因而也不适于评估聚碳酸酯透析器外壳的安全性。此外,SCENIHR报告采用的暴露数据为BPA 24小时释放的测试值。这远比一次典型的透析时间要长。
  支持SCENIHR对透析作出结论的同一个研究也对多个含有聚碳酸酯外壳的透析器进行了4小时和24小时的BPA释放的测试。SCENIHR报告中对数据和过程分析的概述可知聚碳酸酯外壳对透析器BPA的暴露量的贡献很低。尽管这些数据提示风险可忽略,但还需要额外的医疗器械用聚碳酸酯的BPA暴露数据来计算坚实的安全边际值。


3.  问:聚碳酸酯在长时间医疗程序用医疗器械中应用的安全性如何?

答:由于长时间医疗程序BPA暴露的数据极少,SCENIHR采用了关于透析器相关研究中报道的最高值来估计长时间医疗程序过程BPA的暴露。正如关于透析器的描述(前述),该结果同样也不适于评价聚碳酸酯在其它医疗器械应用的安全性。
  一项关于心肺体外循环的临床研究(Sakurai et al., 2002)提供了一些可靠的数据,尽管SCENIHR没有将其用于估算暴露量和计算安全边际值。在该研究中,聚碳酸酯用作静脉贮血器和透析膜氧合器/热交换器。对6位心脏开放性手术的病人血液中BPA进行测定,血液样品在心肺体外循环刚开始和即将结束时进行采集,结果显示血液中BPA的水平未明显升高。该外科手术持续2-3小时。
  心肺体外循环和采用聚碳酸酯外壳的透析器的相关数据提示长时间医疗程序过程中采用的其它医疗器械引起的BPA暴露也非常低。正如前面所指出,尽管这些数据提示风险可忽略,但还需要额外的医疗器械用聚碳酸酯的BPA暴露数据来计算可靠的安全边际值。


4.  问:新生儿在重症监护室BPA暴露的安全边际值适用于聚碳酸酯制成的医疗器械吗?

答:新生儿重症监护室(NICU)的BPA暴露仅在一项研究中有报道。该研究起初的设计是测定DEHP的暴露量且研究人员调查的NICU的医疗器械仅含有PVC,而PVC中通常含有塑化剂DEHP。研究未搜集关于NICU中聚碳酸酯使用的信息。
  由于BPA也用于制作医疗器械的其它材料(如聚砜树脂,PVC),单从此一项研究无从得知BPA是源于聚碳酸酯制成的医疗器械还是源于其它材料制成的医疗器械。测定的BPA水平可能至少部分源于其它材料制成的医疗器械。有限的数据不足以得出关于聚碳酸酯在NICU应用安全性的任何结论。


5.  问:聚碳酸酯可能是源于医疗器械的BPA暴露的重大来源吗?

答:尽管源于聚碳酸酯制成医疗器械的BPA暴露数据非常有限,其它聚碳酸酯制品(尤其是食品接触用的聚碳酸酯容器)的BPA迁移数据可以获取。总之,相关数据显示BPA从聚碳酸酯制品的迁移量极低。
  实际上,SCENIHR采用此类数据估算的源于聚碳酸酯制成的植入体的BPA暴露非常低。尽管SCENIHR没有将该类型的数据用于其它医疗器械,总体上来说,BPA的低迁移量显示聚碳酸酯制成的医疗器械不可能是BPA暴露的重大来源。


6.  问:SCENIHR如何评价BPA在医疗器械应用中的安全性?

答:SCENIHR首先针对不同年龄组的病人(如胎儿、婴儿、儿童和成人)的使用方式(如外用、牙科、植入、血液透析、外科手术、重症监护室)和接触时长(如从短期接触到长期接触)等特征对各种医疗应用的BPA潜在暴露进行评价。基于非常有限的暴露数据和现有数据是否可靠或能够代表现有医疗应用的不确定度,SCENIHR基于“保守性假设和外推”进行的暴露估计需谨慎看待和采用。
  为了对涉及经口暴露的医疗应用(如牙科产品)的安全性进行评价,将暴露估计值与EFSA近期确立的t-TDI值进行比较。该t-TDI值为保守的安全摄入阈值,其适用于整个生命周期的经口暴露。通常情况下,该暴露周期比医疗器械的暴露场景要长得多。医疗器械的一些暴露场景通常在数小时内。
  对于其它涉及非经口暴露的应用,安全性的评价通过计算“安全边际”值来实现。安全边际值通过将暴露估计值与安全暴露阈值(已按照非经口暴露途径进行换算)进行比较得出。如果对于短期暴露,安全边际值达到或超过50、长期暴露安全边际值达到或超过150,即可认为风险可忽略。


7.  问:SCENIHR报告有局限性吗?

答:是的。源于医疗器械的BPA暴露数据非常有限是报告一个很大的缺陷,从而导致报告采用了“保守的假设和外推”。
  总体上,SCENIHR非常保守地采用了报道的最高暴露值,这将高估实际的暴露量并且不能代表现有的医疗应用或者不适用于聚碳酸酯制成的医疗器械。正如SCENIHR指出的那样:“然而,需要强调的是,(报告)并没有体现实际的暴露水平,因而还需要进一步的调查。与暴露评估相关的不确定度体现出了此次评价的最薄弱的地方。更好的暴露数据将有助于风险评估的优化,当有了通过医疗器械的新的暴露数据时,将会着手风险评估的优化。”


8.  问:医疗器械中为什么会用到聚碳酸酯?

答:聚碳酸酯独一无二的组合特性对许多医疗应用具有重大价值。如:聚碳酸酯耐用、透明、易于加工、不易破碎并且可以承受灭菌条件。相应地,聚碳酸酯在多个耐用的医疗器械和一次性产品中已有长期使用历史。

9.  问:报告是否对BPA和聚碳酸酯的替代品进行了讨论?

答:报告仅就BPA可能的替代品进行了简要的讨论,但未就任何替代品的适宜性作出推荐。报告确实强调了一点“医疗器械的益处需加以考虑”,尤其是“早产儿的存活常依赖于此。”
  相应地,医疗器械中BPA的替代应当“从治疗效果和毒理学特征加以考虑。”正如SCENIHR报告进一步指出的那样“由于关于可能的替代材料的信息不足,目前尚不具备可能性。”


10.问:谁撰写的报告?

答:报告由SCENIHR撰写,SCENIHR是一个来自欧洲各地的独立科学专家组成的委员会。SCENIHR的使命是就需要对消费者安全或公众健康进行综合性风险评价新发就新发或复杂事务向欧盟委员会提出建议。

11.问:撰写该报告的原因?

答:如果符合理事会指令93/42/EEC中的安全性要求,医疗器械或许可在欧洲销售。由于BPA暴露对健康的重要性一直存有争议,但许多医疗器械由聚碳酸酯制成,欧盟委员会要求SCENIHR就如下四个领域提出建议:
1)      确定由于使用含BPA的医疗器械产生的BPA暴露是否会影响健康。
2)      在正常使用模式或其他可预见的情况下,确认含BPA的特殊医疗器械的人体暴露是否会产生担忧。
3)      对于各病人组别(婴儿、孕期及哺乳期妇女),根据以上问题的答案,确认在谁会处于特定的风险中。
4)      如果产生担忧的原因得到确认,提出可能的替代方案,通过确定替代做法或医疗器械中BPA的替代品来降低可能的风险。如果无法给出明确的答案,制定研究建议。


12.问:其它政府机构是如何看待BPA的?

答:为对BPA的安全性及聚碳酸酯和环氧树脂制品的安全性进行评价,BPA的测试由来已久。尽管在这之前尚没有一个政府机构发布专门针对医疗器械中BPA安全性的报告,许多政府机构已对其它相关制品(尤其是对于食品接触材料)中BPA的安全性开展了评价。
  就在近期,2015年1月,EFSA发布了对BPA全面评估的报告。基于对科学文献充分的审查和对危害和暴露的保守评估,EFSA作出结论“在现有的暴露水平下,BPA对于包含胎儿、婴儿和青少年在内任何年龄组的消费者均不构成健康风险。”
  2014年11月,作为正在进行的BPA安全性审查的一部分,美国FDA再次重申了其关于BPA安全性的观点“BPA在食品中现有的含量水平是安全的。基于美国FDA持续开展的对科学证据的安全性审查,对于已批准的食品容器和包装应用,现有的信息继续支持BPA的安全性。”
  其它政府机构,包括加拿大卫生部、澳新食品标准局、日本国立先进工业科学和技术研究所也得出了相似的结论。



[[1]] 尽管SCENIHR报告中对植入体引起的长期BPA暴露进行了评价,以我们的理解,聚碳酸酯在长期(超过30天)植入体的应用有限。

原文请点击这里
ACC SCENIHR Report QA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