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维码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PC/BPA 新闻中心

奶瓶之战:双酚A真的对我们的婴孩很不好吗?

发布日期:2016-03-24 09:21    来源:未知    浏览次数:189

20150514 

双酚A(BPA)对健康的影响仍然存在争议—还没有简单的办法来终止它。
 
如果有三个字母能够激发出加拿大父母们心底的恐惧的话,那就是BPA(双酚A)。但是维尔弗里德.劳力尔大学的Simon Kiss教授在最近发表在“加拿大政治科学杂志”的一篇文章中争辩说,加拿大卫生部2008年将BPA归类为有毒物质是政治和文化因素造成的结果,而并不是因为科学证据证明它不安全。
 
双酚A,或称BPA,是从1950年代起开始使用的合成化合物。它是一种添加剂,用来制造硬质透明塑料,打字的收据纸以及食品罐头的内衬。我们大部分人的尿液中都可检测到痕量的BPA。可是,BPA在典型的暴露水平下对于人类健康是否有影响还深受争议,即使在科学家当中也是如此。
 
加拿大卫生部的态度模棱两可:“BPA的暴露水平低于可能产生健康影响的程度;可是因为某些研究提出的不确定性问题,加拿大政府正采取行动以加强对新生儿和婴儿的保护。”政府禁止了聚碳酸酯婴儿奶瓶并指令制造商尽量降低其他食品包装材料中的BPA含量。“这没有任何意义,”Kiss(教授)说,“因为关于BPA的总体争议是,BPA在微小的剂量下是否会造成危害。”
 
1990年代开展的一系列探索性研究表明,BPA有类雌激素的作用,会造成老鼠的生殖不正常和行为问题。随后进行的流行病学研究发现(但并没有任何因果关系的证据),在人体中的BPA水平与肥胖症、心脏病、流产、精子异常以及糖尿病之间有关系。但是包括欧洲食品安全局和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在内的监管机构的专家小组还是一再的结论说,BPA在目前的暴露水平下不构成健康风险。与此同时,以大学为基础的科学家的争鸣小组,尤其是内分泌学专家,拒绝这些结论。
 
太平洋西北国家实验室的毒理学专家Justin Teeguarden说,两组(科学家)是“天然相矛盾的。”他说,流行病学家知晓一种物质是如何与身体相互作用的。而监管部门的毒理学家受到的训练则是风险评估,两者属于不同的技能和观点。他说,“学术界做了他们的研究工作,某些工作很漂亮。他们一直感到挫折,因为那些从全局考虑的人们一直认为他们的工作与公众健康无关。”
 
爱丁堡大学的内分泌学家Richard Sharp也许是个例外。他争辩说,后来的研究未能重现那些低剂量下BPA的雌激素效应,并说最近的研究“或多或少关闭了这种可能性的大门。”他引用了2009年瑞德兰大学生物学家Bryce Ryan发表的文章,作者们给怀孕大鼠组暴露BPA的剂量相当于人类平均暴露水平的40—4000倍,对照组喂给相当剂量的雌激素,第三组不作任何处理。BPA试验组的大鼠的后代的健康没有受到重大影响,但是受到雌激素暴露的大鼠后代有异常的生殖发育和行为表现。剂量确实产生了毒性:大鼠接受的雌激素越多,健康受到的影响就越糟。
 
某些最能够产生噪音的关于人类的BPA研究有严重的设计缺陷。有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将BPA与肥胖症联系起来的研究得到了反向的因果关系。胖人喝的水相对于他们的体重来说比较少,所以他们的尿液浓度更大—每种物质都这样,而不限于BPA。2011年在辛辛那提对244名孕妇进行的一项流行病学研究得出一个警示性的结论:出生前受到较高的BPA暴露与出生后女孩的多动症有关。但是尿液中的BPA只测定了几次。因为大部分的BPA在几个小时之内就排出体外,所以尿液中的BPA水平是逐日在大幅变化的。Sharp专家也指出,来自食品包装的BPA暴露可能与饮食中加工食品比例高有关,这是一个已知的健康风险。
 
尽管在过去的20年间花了成亿美元用来研究,但在支持低剂量BPA有毒的说法上,现在并没有一致的意见,也没有设计良好的人类试验方法。不管你相信什么,你都能够在文献中整理出一个案例来。这让消费者陷入了困境。人们的一个冲动就是安全处事,禁用BPA。但这样做对健康的影响并未得到证实,而禁用产生的风险却可能是真实的。例如用含BPA的树脂衬里的罐头能将产生肉毒毒素的细菌隔离在外。我们的文化将人工化学品看成是“天生的威胁”,而不是威胁与益处并存。Kiss教授说道:“这种思维的危险在于我们用一种假设的风险去交换一种真实的风险。”
 

 
 

英文原文请参阅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