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维码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PC/BPA 新闻中心

孩子们需要水果和蔬菜而不是错误的食品风险警示

发布日期:2016-03-18 17:43    来源:未知    浏览次数:178


学校的孩子们一整年都能有价格低廉、美味又健康的水果和蔬菜吃在我们看来是一件好事,我们原以为大家都会赞同我的看法,但我们太幼稚了。

按照9月份发表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杂志上的研究结果,学校正使孩子们暴露于具有潜在危险水平的有毒化学品,这些有毒化学品来源于食品包装,因为“学校努力让食品以流水线的模式进行制作,使食品符合联邦的营养标准的同时也能降低成本”。

该研究由斯坦福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博士后研究员Jennifer Hartle和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彭博公共卫生学院的同事开展,发表于《评估科学和环境流行病学杂志》。该研究的设计是简单地对学校厨房进行走访并对餐饮服务人员进行采访。毫不奇怪,他们发现孩子们在食用罐装和塑料包装的水果和蔬菜,并且少量的双酚A会从食品包装迁移到食品中。

然后调查人员对暴露量建模:暴露方案基于美国学校营养指南并囊括了来源于罐装和包装食品的各种水平的潜在暴露的饮食。

所以所担心的是什么呢?研究人员宣称“即使食品包装中很低量的BPA也能由于内分泌干扰而产生危害”。但是美国FDA(监管诸如间接的食品添加剂的物质的机构)以及全球的其他食品安全机构已经作了充分的调查研究,并且得出了与其完全不同的结论。

该机构在专门的网页(大部分是6月份最近更新的)中声明:“FDA感谢消费者对双酚A在食品包装中安全使用的关注。FDA已就BPA的安全性开展了广泛的研究并对上百篇相关研究进行了评述。我们再次向消费者保证,当前批准的BPA在食品容器和包装中的使用是安全的。”

Hartle在其文章所宣称的孩子们暴露的BPA水平超过了已经非常保守的联邦标准了吗?没有。文章是否显示暴露水平已高到能够产生危害的地步了吗?没有。

但轻信的作者和博主草草敷衍的报告或许就能使人相信另一面。考虑一下Baltimore Sun的话“BPA从可忽略到1.19 mg每千克体重的水平,学生们都不会有任何闪失。”但即使是对此模型暴露估计的大多数孩子来说,其较高的暴露依然可以忽略。按照EPA的要求,50mg每千克体重是安全的摄入水平。所以,更准确的表述应该是:“BPA从几乎无法检出的水平到可忽略的1.19 mg每千克体重的水平-低于安全剂量的二十五分之一,学生们都不会有任何闪失。”

剂量是是否观察到毒性的关键,这个观念并不是什么高深的科学。众所周知,大量的肉豆蔻和甘草具有毒性,但平常消费的量就非常安全。

所以如果孩子们暴露的BPA没有超过联邦(甚至过分警惕的欧洲)标准,又有什么问题呢?Jennifer Hartle在一个斯坦福的新闻发布会上承认:“大部分的学生不会暴露于最大量的BPA,那些暴露于最大量BPA的学生们摄入的量将超过动物实验一次受试毒性效应剂量的一半”。我们所知道的是,在现实世界中,人类能有效地代谢BPA。如果动物实验的结果与此不一致,她,当然还有比她更资深的共同作者应该知道用动物实验结果外推人体的剂量限值是很牵强的。

但对于Hartle来说似乎科学的严肃性并不是真正的问题,就像她反问的问题证实的一样:“如果暴露能够避免,我们还要去冒风险吗?如果我们可以容易地消除,我们为什么不呢?”

这种观点正是所谓的“预防性原则”的体现,预防性原则意味着我们应该严格地监管或者禁止任何产品、工艺和行动直到它被证明完全安全。好吧,提倡三思而后行是不错,但麻烦的是“Hartle”者们想让我们停滞不前。

预防性原则的问题是它没有考虑到过度监管或禁止的风险。例如,尽管许多化学物的暴露理论上讲可以避免,但这种避免带来的是利弊权衡。如果禁用青霉素我们能够避免过敏性反应;把汽车速度设定在30英里每小时,我们也许能消除由于汽车高速碰撞而引起的人员伤亡,但是……,你懂得。

双酚A用作罐装食品内壁涂层以避免肉毒杆菌中毒和其他细菌引起的疾病。双酚A通过罐装对商品进行保护,通过罐装以较低的成本常年保存,学校能够提供更多的水果和蔬菜。

合理的科学方法应该呼吁对学生接触双酚A和不接触双酚A进行比较风险估。但这些对Hartle和她的合作者似乎都没有意义,她们实际上把看问题的角度颠倒了。

那也许是为什么Hartle(就像在新闻发布会上引用的那样)期望我们不要考虑科学的或经济上的利弊权衡,或者有意义的流行病学上的指导原则,而是告诉我们:“底线是要更多的新鲜水果和蔬菜……,现在有为学生餐增加更多的新鲜蔬菜的活动,这篇文章正是对它的支持”,听起来像是设定好的日程似得。

此项研究确实给我们上了重要的一课:学术期刊易于受到陈腐的由宣传驱动的科学的影响,给双酚A问题散布更多的热量而不是光照。报纸和(尤其是)博客不加鉴别的进行报道,它们都需要做的更好。